旅•行者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旅•行者/ 正文

我爱戈壁的胡杨林

   我爱落日余晖中的胡杨林、源于西行留在脑海中的美好记忆。曾听说: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带他去看额济纳旗的秋天,那是金黄灿烂,满城风景的天堂;如果你恨一个人,就带他去看额济纳旗的春天,因为那是沙尘暴的发源地,也是地狱的入口。

   怀着憧憬,风尘仆仆的我来了,二十几个小时的行程,大半都在一望无垠的戈壁上奔驰,极目之处皆是石土、黄沙,能望到天边的戈壁滩,还有如梦境般的海市蜃楼,没有刚阿的山峦,只留下一马平川的豪迈。行走在这样的天地间,整个人好像放飞了似的!曾经想象过风沙与荒漠,贫瘠与挂月,一副“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的优美画卷。

我爱戈壁的胡杨林-3.jpg

   当列车行驶在广袤无垠的戈壁滩上,天如图片处理过的没有边缘的背景图一样,蔚蓝,纯净!根本没有想象中的漫天沙尘。窗外不时会闪过一排排葱绿的胡杨林,“看,那片就是胡杨!”不知是谁的一声欢呼,扰醒了因受长时间行车困顿而昏昏欲睡的我们。我被眼前的景色深深地吸引!此刻,感受到大戈壁的神韵,荒芜中依然雄美,自然中彰显生命的力量、令人心生敬畏。胡杨是大戈壁最鲜活的代表。在成活率极低的沙砾中种植一株植物是那般的困难,而最先成活的植物能改良土壤,从而为后种植的植物提供相对好的环境,就能成活一片绿洲。胡杨就是用它自己的方式,在这片干旱的荒漠中繁殖着森林,用千万年的时间感动大自然,为在沙漠生活的人们带来生存的希望。从嘉峪关到酒泉,再行至额济纳旗的胡杨林,一路除了绵长的祁连山脉相伴外,就是那与天地相连的戈壁黄沙。每见一株红柳或是一棵沙枣树都会为其生长的环境而发出感叹,就如死而后生的涅槃都值得膜拜。在黄土与蓝天之间,耸立着零星几株高大而茂盛的树木,金黄色的树冠在空荡的荒漠旷野中,抵御着肆意的狂沙,静静地舒展它的铮铮铁骨,犹如一位巨人,屹立在天地之间,这就是胡杨。它是生长在沙漠中,古往今来,俨然成为人们的一种精神,而被朝圣。残阳如血,漠风当歌。在暮色笼罩下的胡杨,苍龙腾越,蟠蛇狂舞,它是坚强生命的象征,具有“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三千年的胡杨,一亿年历史”的传奇。弱水河畔、居延海边是胡杨林的故乡。在内蒙古与蒙古交界处的额济纳旗,属于内蒙古阿拉善盟,这里有巴丹吉林沙漠、黑水古城遗址、居延海湖泊,以及最大的额济纳胡杨林,当地人称胡杨为“沙漠英雄树”,维吾尔语称胡杨为托克拉克,意为“最美丽的树”。

   在额济纳的胡杨林自然保护区,这里有近40万亩胡杨林是当今世界仅存的三处天然河道胡杨林之一,也是阻止巴丹吉林沙漠向北扩散的重要屏障。当其他树种都被无情的风沙吞噬掩盖的时候,只有胡杨,依旧坚守着,并创造出一片沙中绿洲,我在它身上看不见一点向狂风沙暴屈服的样子,只见它在阳光下坚强地挺立着,并炫耀出满身的金色光芒。在它金色身躯的映衬下,天空显得格外湛蓝。一棵,两棵,三棵,四棵,一片金黄,倒影在黑水河畔,它骄傲地站在黑水沙堡中,那般的豪放与从容,当风平沙息后,在一堆沙丘移来时,它仍昂着头,耸立在沙堆之上,坚强地活着。突然明白为什么要有“如果你爱她,请带她看胡杨林的秋天吧”,一起踏着秋天的脚印,走进胡杨一腔金色的理想中,让浓浓的爱和奋发的激情在血管里流淌,让人生活得更加的精彩。


岐山县计生协志愿者 清眸  



相信只要开窗,脸上就会有和风和春光!
相关热词搜索: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