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传递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特约专栏/爱心传递/ 正文

单车驮来的爱心牵连

祁阳爱心联盟故事会之一
 
单车驮来的爱心牵连
 
\
       这个男人叫钟毛生,1964年出生,家住远离人间的挂榜山林场高照村山顶上。因山高路远家贫讨不到亲而娶了个云南媳妇,生育了一个女儿后又按政策生育了一个男孩。本人常年患病,父母年迈,且父亲瘫痪在床,已伺候了八年,家里经济十分困难。
 
       是爱心联盟把这个人和这个特殊的家庭与一帮素不相识的人联系到了一起,是单车车轮把这一群互不相干的人的爱心传递并播撒到了高高的挂榜山上。时间从2013年6月开始。
 
\
单车队部分志愿者与钟毛生夫妇合影
 
       单车队是全县单车爱好者集体加入祁阳爱心联盟后编组成立的,成员究竟有多少人?没个确定数,因为来自全县各单位各阶层。他们生活在各自的领域里,因为爱好骑行而走到一起来,又因为爱心这个共同点而汇入了爱心联盟单车队的。但领队的几个人却一直没变:队长祥云,副队长鸿砣、老刀、矮哥……骑行圈里都呼叫的是网名,所以连真实的姓名都省得写了。
 
       挂榜山离祁阳县城20公里,因山路弯弯、环境优雅而成为单车爱好者的训练基地。当爱心联盟成立时,祥云作为单车队的领军人物,又是爱心联盟“帮主”老猫的铁杆骑友,便自告奋勇地提出组建爱心单车队,并要求在挂榜山发展服务对象。他的心愿是来往服务对象家可以骑车健身,做善事与玩爱好不矛盾,如果能发展好与服务对象的关系,还可以在这里建立一个根据地,以后爬山看水就更方便了。爱心联盟接受了他的请求,及时与挂榜山林场取得了联系,并通过考察确定了两个服务对象,其中之一便是钟毛生(钟家就在祁阳县境内的最高峰太白峰山腰——因交通不便、生活艰苦,同院子的人多已迁居山下,而钟家限于条件没能跟上搬迁的潮流,年复一年地厮守着这一片荒凉的绿野、寂寞的山林和濒临颓废的老屋……另一个对象叫柏月华,生育两个女儿,长女嫁四川,次女嫁本地,丈夫因尿毒症去世,人财两空,只留下一个孤孤单单的女人守候在家里)。就这样,钟家、柏家便与这一帮志愿者结下了不解之缘。
\
       从县城到钟家,要经过七里桥、龙口源、金竹山、田家冲……单车队在路上,带着油、米、水果去看望服务对象
\
       从四面八方走来的志愿者前往看望,必须要走柏油马路、水泥乡道、田间村道和泥沙土路……从田家冲进去,就是山路了
\
       既骑车健身,又传递爱心,这就是爱心联盟单车队员们的初衷……目的是达到了,可惜这骑车方式有点让人纠结吧。呵呵,没事,搞上三五年,习惯成自然,他们是这样说的。
\
       山路弯弯,坡陡路长。每进一步,都不是容易的事。志愿者说:人家在这山上生活了一辈子,我们才走一阵子,这算不了什么……
\
山路崎岖,“看到屋,走到哭”,这就是写照
\
       倾听县城的声音,结识山外的朋友,是钟家人的乐事。单车队的不定期到访,为这一家人增添了无限的活力。不知不觉,大家已经融为一家人了。
\
       到钟家了,大家歇一下吧。钟毛生也特别高兴,“贫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啊。他会如数家珍般向大家介绍山里的世界,还顺着大家的心意,领着单车队员去爬太白峰去看飞机坪……没错,离钟家不远的山头,就是国民党将军蒋伏生修的飞机坪。
\
       温暖一家亲,爱心联盟的QQ群就是这个名,你看志愿者与服务对象在一起时是不是亲如一家呢?
\
嘘寒问暖
\
累了,喝山泉;饿了,吃干粮
\
       爱心联盟为每个志愿者准备了统一的标识,但钟家路途遥远且艰辛,约束都是多余的了……
\
       能找到休息的地方就休息吧,单车队虽然是整体,但每次到达不一定是集体一致的……
\
       钟父过世,单车队去悼念。骑单车不好带花圈,把任务交给了摩托车。从此,单车队又多了摩托、小车新元素。
\
       山里人习惯的坡路对城里人来说是考验,但对单车队来说,就是征途,他们喜欢克服挑战……
\
在路上,还不忘秀个小合影
\
       一袋米,一桶油,一盒月饼,解不了穷也救不了苦。但对山里人来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爱心联盟的宗旨是:“为困难家庭送温暖,给空巢家庭当亲人” 千里送鹅毛,礼轻情义重。志愿者用自己的心在温暖着这个世界。
\
       中秋过后不久,钟毛生上树打板栗,不慎从树上摔了下来,住进县中医院。爱心联盟单车队志愿者前往看望。
       钟提出心愿:住院治病要钱,而家里饲养的两头猪没人打点(父亲瘫痪,母亲打点;自己住院,老婆打点;孩子读书,没人打点),想杀猪变钱又省去打点。
       单车队当即承诺:杀的猪由爱心联盟负责包销,价格由钟毛生自定。
       经策划,爱心联盟首场义卖于10月17日登场:市场价10块/斤的猪肉,经宣传定价为15元/斤,且不计轻重,按150元/份计价,先预订,然后把猪肉运到县城后一手交钱一手取肉。
       猪肉是要吃的,有爱心意义的猪肉更是要吃的。爱心义卖得到爱心联盟全体志愿者的支持。仅是一个晚上,40份猪肉在温暖一家亲QQ群里便被订购一空。
       第二天天没亮,一帮志愿者便骑车的骑车,开车的开车到了钟家。除了雇屠夫杀猪,其他的事务全部由志愿者自己解决——烧火的烧火,捉猪的捉猪,称秤的称秤,装货的装货,短短半天时间,全部忙完了,钟家没劳力,不由他家插手。无偿装运到县城,订购者一抢而空。有意思的,有一只猪脚本来是搭猪肉一起计价150元/份义卖的,结果不知道是谁付钱就拿走了猪肉,却把猪脚拉下了。大家商议,这只猪脚再次义卖,议价60元。让优先让人而自己没买到猪肉的组织者老猫抢走了。
       两头猪卖出了6000多块钱,比市场价高多了,而且没让钟家费一点心,这让钟家兴奋不已。
       天有不测风云。就在钟毛生病愈出院不久,钟父过世。
       钟向队长祥云报告,祥云与副队长老刀、鸿砣商量,决定立即组织队员去吊唁。吊唁慰问金都由他们捐款的。
       挂榜山林场自得知爱心联盟单车队与钟毛生一家结对,就对钟家特别关爱,这时候也前往吊唁,并由书记陈贻春亲自出面。其实,陈书记夫妇都是单车队成员哦。
       在这个偏远的山顶上,这个丧事办得最为体面。钟毛生紧紧握着单车队员的手,说:“面子太大了!面子太大了!”
       钟毛生摔断了脊柱,虽然治愈,但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了。为帮助钟家脱贫,单车队提议,钟家可以养猪养牛养土鸡土鸭,还可以种点有机蔬菜瓜果之类的,销路没问题,价格也没问题。从此,爱心联盟在钟家建立了可靠的农产品生产基地,想吃放心菜果,便找老钟情;等他家的猪出栏了,大家又像先前一样,先在QQ群里预订,然后又派出志愿者上山去忙碌半天,便能吃上土猪肉了。这已经成为惯例了。
       老钟家确实成了单车队的根据地。大家有事没事都爱往他家走一趟,特别是寒暑假里,志愿者还喜欢带着读书的小孩来体验。单车队每次发帖去根据地的活动都必须限制人数,因为钟家接待能力有限,去的人多了,接待不了的;同时,按照祥云队长的安排,每次去都是AA制,必须多买些菜,目的是保证除了够大家吃的外还必须有多余的,好让钟家也能吃上一两天的好菜。
       单车队还与老钟家商量,是不是可以开办一个农家乐形式的接待站,让户外的人群也来钟家这个根据地,让城里休闲的人群到这个山上不再担心吃喝……目前,这个计划正在实施当中。
相关热词搜索: , ,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