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人生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沧海人生/ 正文

苏民睡梦中离世 濮存昕:父亲累了一辈子

“父亲4个多月前出院以来,直到生命的最后,都没有离开过家,一直包围在家庭的氛围中”。

JyDS-fxvkkcf6213977.jpg

  法制晚报讯 北京人艺著名表演艺术家、导演、教育家苏民,于28日凌晨4时在家中安然离世,享年90岁。

  《法制晚报》去年做人艺老艺术家专题时,曾约访苏民,但当时家人因苏民身体不好而婉拒,随后几次致电得到的答复依然是身体不适或是在住院,因此未能完成对这位老艺术家的探访,遗憾至极。

  根据苏民生前意愿,家中不设灵堂,丧事一切从简,追悼会将于9月5日或者6日举办。作为儿子的中国剧协主席濮存昕[微博]说:“父亲走得很安详,就像是累了一辈子该睡了,如同命运的安排。”

  ·最后时光·

  生命的最后

  一直没有离开家

  苏民儿子、著名表演艺术家濮存昕说,父亲应是8月29日的生日,但卒于8月28日,起始点也很巧合。“父亲4个多月前出院以来,直到生命的最后,都没有离开过家,一直包围在家庭的氛围中”。

  据濮存昕说,前天,全家人一起吃了饭,父亲苏民还喝了汤,女儿把医嘱抄给他看,他因为不想用呼吸机,还开玩笑说“我不认识字”。中午睡觉前也幽默地跟大伙说:“good morning,我睡觉了。”

  到了昨天凌晨2点,家人发现异样叫了救护车,但到凌晨4点,父亲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我从家中赶来帮父亲换了衣服,我母亲一直很平静,只是送父亲到电梯口时难忍心酸。父亲走得很安详,就像是累了一辈子该睡了,如同命运的安排。”濮存昕说,父亲从2005年以来,一次次病危又渡过难关,得益于母亲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父亲什么时候吃了多少,喝了什么,一个个细节都被记录在本,再难写的药她都会一一记下”。

  ·苏民生平· 父业子承 他是演员、导演、教师

  苏民原名濮思洵,江苏省南京市溧水区柘塘镇地溪村人,自幼随父迁居京城。因为是江苏人,再加上参加革命的需要,改名叫苏民。

  1952年,北京人艺成立,苏民便到剧院,成了人艺的第一代演员。

  从上世纪40年代,苏民便致力于进步话剧运动。多年来,他在人艺舞台上先后扮演过《雷雨》中的周萍,《蔡文姬》中的周近,《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中的格洛莫夫,《胆剑篇》中的范蠡等角色。1996年,他更是以70岁的高龄,在影片《鸦片战争》中出演道光皇帝。

  后来,他转型当了导演,导演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李白》、《天之骄子》、《蔡文姬》等剧目。

  北京人艺影视中心曾经历时三年,拍摄完成了十五集共计450分钟的大型人物传记片《演员、导演、教师——苏民》,足见其身兼角色之多。

  他曾培养出韩善续、修宗迪、宋丹丹[微博]、梁冠华[微博]、冯远征[微博]、徐帆、何冰、胡军[微博]、王斑[微博]等几代人艺舞台顶梁柱。晚年他仍参与中戏人艺班的招生及教学,亲自坐镇考场、亲身示范台词,传承表演、解悟人生。

  苏民与濮存昕的父子佳话在话剧舞台绝无仅有,除父导子演的复排版《蔡文姬》外,两人携手的原创历史大戏《李白》更成为话剧舞台文人戏的经典之作。此外,两人的角色传承也堪称美谈,《雷雨》中的周萍便是一例,而在舞台之外,两人还曾在影视作品中共同扮演过鲁迅。

  ·老友追忆·

  郑榕:

  人艺后继有人多亏苏民

  昨日《法制晚报》记者致电已经92岁的人艺老艺术家郑榕,得知老友去世的消息,郑榕难掩悲痛。“去年还去他家看他,当时他身体还好,留我吃了晚饭,他和他爱人都是特别真诚的人,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见面。”

  郑榕说,苏民对于人艺最大的贡献,就是培养了一大批人艺舞台的中坚力量,人艺后继有人跟他有很大关系,“前段时间梅阡夫人为梅阡百年诞辰举办的座谈会上,濮存昕代表苏民参会,他在发言中说,‘我父亲嘱咐我一定来,说人艺老传统不应该忘掉,人艺这股人气不能断掉’。他对剧院的这份感情让我很感动”。

  郑榕评价苏民一生从不强调个人,从小接受传统教育,道德观念很深。在平时的接触中,苏民给郑榕的印象是:很真诚,很认真,没有架子。

  蓝天野:

  一生挚友“天堂等我”

  与苏民相识、相知74年,蓝天野将苏民视作一生的挚友,得知老友故去,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蓝天野依然哀痛不已。


  “我们自1942年同学,一直在同一学校,同一剧团,同年到解放区,又同时回到解放了的北京,始终在同一剧团、剧院,同年转做导演,至今74年,且真情相处,毫无是非芥蒂,聊可告慰的是他在睡梦中安详离去,是天意安排他解脱。一位优秀演员、戏剧教育家走了,他的亲人、同事、朋友、学生会深深记住他,一位有成就、有担当的戏剧人!天堂等我。”蓝天野说。

  丁里:

  多才多艺“师哥”离去

  在解放前就跟苏民共事的人艺资深道具师丁里,对于苏民的离去唏嘘不已,昨晚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经有两年没有见到苏民,知道他身体不好,这两年剧院的团拜会他都没有参加。在丁里印象中,苏民为人很谦虚,对同事都非常好,没有任何架子。

  “我跟蓝天野、苏民在解放前就在祖国剧团,关系都挺好,他比我们大一点,都管他叫‘师哥’,苏民同志原来在解放前也是艺专学生,多才多艺,我们演出的《嫦娥奔月》,舞台设计图都是他设计的,图一直在我手里,后来我还给了他,他挺高兴。”

  而30年前,苏民还曾主动为丁里题字“一生行道”。丁里说:“因为我一直在幕后工作,我是搞道具的,他在旁边还写了注解,意思说这四个字也只有丁里能担当,对我是莫大的肯定和鞭策。”

源自:新浪网

相关热词搜索: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