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人生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沧海人生/ 正文

让心安放

让心安放

──记我与一户失独家庭的交往


去年三月,我被局领导安排在计生协工作。角色的转换,偶然间整理失独家庭资料时,忽然发现一个熟悉的名字,我为之一怔!怎么会呢?当看到地址栏时,我确认是他了,十多年前的同事!学过武术,当过记者,在我印象里十分精神,可谓文武兼备的一个人。论年龄,我管他叫叔。各自为生活奔波,我们已有十多年未见了,发生这事,令谁也难以接受!

人常说,孩子是父母心里最柔软的地方,残酷的现实怎么会发生在他身上呢,没有相当力量的人,恐怕难过这道坎,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发一次性补偿金的时候,我见到他了。“唉,辉辉,你怎么在这里?”“叔,你和我姨身体都好吧!”当我紧紧握住他手的时候,看到他头发已稀疏花白,眼里流露出的是无力、酸楚!办完手续,一番叙旧,山南海北,毕竟我们多年未见了。中午,我请他吃了顿饭,直到他离开,我未提孩子一个字,生怕刺痛到他。他怕以前得罪过的人看他的笑话,这种心理上的障碍在后面的接触中我觉察到了,我觉得不论是以前认识的原因还是我是一名计生协工作者,我都应该用我的爱去关心和帮助他们。一种无形的力量在驱使着我!

周末我买了些食品,去他家探望,但愿我的陪伴能给他们老两口一些安慰吧!县城坐车下塬就到了,进门,屋子里光线暗暗的,物品有些凌乱!当见到我,他显得很高兴。这让我倒也轻松了许多。姨变得苍老了许多,声音羸弱。忙着又是倒茶,又是削苹果。我们聊了好长时间,当然,我必须是作为一个聆听者的!坐累了,起身,忽然看到电视柜旁边有一只古色的花瓶,就是从这只花瓶开始了后面的故事……

原来,这是他年轻时候的收藏品。“叔,你爱好收藏呀!”“哎,年轻时候的事了”叔淡淡地说。“我也爱好这方面的知识,特别有神秘感和时空感啊。”一会儿,以收藏为话题,我们谈得十分投机,因为古玩这东西本身会使人充满无限的想象力,姨在一旁:“我认识你叔那会呀,他整天鼓捣那些玩意儿。把你姨都不当回事……”就这样,我们一起谈笑。说心里话,我对古玩一窍不通,但看到谈起这方面的话题,他们状态都很好!“叔,今后你当我老师吧”“行!”叔爽快地答应了我。

我们在一起聊天、吃饭。临走,姨流泪了:“辉辉,不瞒你说!自孩子出事,我们一直打不起精神,好久没这么高兴地和别人一起说说话了!”“姨!你放心,我一定会抽时间来陪你们!请多保重身体!”我已走出好远了,回头看到他们还没有离去,远远地望着我!我强忍着,不让自己流泪;但是,当我看到他们不肯离去的身影,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

又是一个周末,我接到叔给我打的电话,叔说给我找了《中国古钱币大全》、《玉器鉴赏》。让我先从理论方面了解一下。我很高兴地答应了,因为我知道他肯主动与我联系这个过程胜过书的本身。

渐渐地,我们彼此的心靠近了,我们无所不谈,有时候感觉都没有了年龄的差距。他的烟瘾在我的“批评控制”下少了很多;记得有一次,我们应邀一起去外县参加朋友的茶叶推广会,席间,叔问我要烟抽,我没给,也不让他去买,最终他一天一根也没抽。似乎不近人情,但叔的心里暖暖地,像个小孩子一样听话。

有天傍晚,天气阴沉沉的,我手机响了,叔打来的,也没说什么事情。但声音里我体会到了他内心的那种揪心的感觉,甚至周围事物无意间就会诱发的揪心的感觉,他太想自己的孩子了,他在无法逃离那种感觉的时候给我打电话了。没多长时间,阿姨生病住院了,我及时协助将省协会投保的住院护理保险报销手续给办了,让他们在生病最需要帮助时感受到温暖。

事后,我就思索,得给他们找些事情,人常说“独坐伤心”,况且,出了这样的事!对了,以叔的特点,在朋友圈里一定有爱好书画、篆刻的。我儿子一直习书法,由于我工作忙,一直也没找到合适的专家。就让叔去联系老师篆刻两枚印章吧,念头一出,立即联系!半月后,叔兴冲冲地带来两枚老寿山石印章,拿出来纸上一按,儿子的名字用篆书刻的,字体典雅优美,果然出之高手。后来得知是我们本地的一位名家的作品。每当儿子一副新作完成后,拿出篆章两手珍重按下去的时候,脸上露出成就的表情。我给儿子说要珍惜这份情意,努力学习!

上周,叔打来电话,说要给我孩子再找个书法家朋友点拨一下,还说他自己现在退休没事,想在文旅、鉴宝方面再拓展一下,我立即表示赞同,很高兴听到他说这些话。

在我心里,我和叔、姨的故事才刚刚开始。我明白,周围还有些像他们这样的家庭,需要社会多方的关爱,使他们那颗受到重创的心有处安放。我忽然想起,前段时间被单位安排去省上参加的失独家庭心理咨询能力提升培训会上导师的话:“只要我们心中有爱,就一定能带领他们走出来。”

我深信!


宝鸡市岐山县计生协 霍维辉

相信只要开窗,脸上就会有和风和春光!
相关热词搜索: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