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人生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沧海人生/ 正文

与秦怡相逢在七十六年后

元月7日,我有幸到人民大会堂宴会大厅参加了“百花迎春——中国文学艺术界2017年春节大联欢”,心情很激动。看到活动办得一届比一届好,能结合时代要求,不断创作出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作品,创作设计的节目很有新意。难能可贵的是,能割舍一些娱乐节目中的媚俗趣味,既大力弘扬耳熟能详、经典优秀的作品,又有近年新创作的作品,新、老艺术家不分名次,同台演出。体现了文学艺术界正按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座谈会上讲话精神的要求,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深入生活扎根人民、创作优秀作品的导向。此次大联欢体现了文学艺术界正欣欣向荣、讴歌我们前进的时代!整台演出催人奋进、令人鼓舞,在三个多小时的欢乐、祥和气氛中,不知不觉完美落幕。

与秦怡老师七十六年后喜相逢-在百花迎春大联欢上,95岁高龄的著名表演艺术家秦怡讲述乡愁故事.jpg

在百花迎春大联欢上,95岁高龄的著名表演艺术家秦怡讲述乡愁故事

演出虽然结束了,但我却一直心潮澎湃、意犹未尽。因为在这个大联欢上,我见到朝思暮想的秦怡老师了!这么多年来,每当想起她,这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全中国最美丽、善良、知性的女性,我都感到热血沸腾、激动万分,非常渴望能够见到她,能够向她叙述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在重庆,我曾有幸与她共同演出话剧的那段往事!

演出结束后,许多观众依依不舍,涌到台前想找明星们拍照,我和女儿也往前面挤,一心想找到我崇敬的秦怡老师。终于见到她啦!看着她那熟悉而又亲切的面庞,我一下子紧紧拉住她的手,激动地一时竟不知从何说起了。秦怡老师看着激动万分的我,耐心地等我说些什么。我赶快深吸一口气,平复一下激动的心情,对她说:“抗日战争时期,我在重庆周恩来、郭沫若领导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第三厅‘孩子剧团’做宣传抗日救国的工作,我是‘孩子剧团’的小团员。”她一听到‘孩子剧团’四个字,马上会意地点了点头。我接着说:“您还记得重庆‘中华剧艺社’吗?1941年,著名导演石凌鹤先生编剧并导演的话剧《战斗的女性》,我和您都参加了演出,您在剧中扮演一位女大学生,我扮演一个小孩……”看着秦怡老师的表情,好像在慢慢回忆起那段时光……我紧接着说:“我非常难忘在‘中华剧艺社’的那段演艺生活和工作,这么多年过去了,直到今天,我还记得话剧《战斗的女性》中的男女演员,我还能说出他们的名字,女演员有秦怡、舒绣文、李健、杨薇、陈璐、丁莉莉(我在孩子剧团的名字),男演员有耿震、李纬、刘郁民。说起来挺有意思的,李纬老师在剧中扮演我哥哥,因为我那时候年龄太小,所以对演出中记忆最深刻的事情是戏里有我吃鸡大腿的情节,每次演出前李纬老师都悄悄对我说:你少啃两口啊,留给我吃。于是我每次都很听话的在台上只摆出啃鸡大腿的样子,实际把整只鸡大腿都留给李纬老师了……”秦怡老师耐心地听我念完了这一大串演员名字,她的思绪似乎也被拉到了那个年代,回忆起了那段时光,那是“中华剧艺社”比较困难的时期……经过一段时间的排练,话剧《战斗的女性》终于在“国泰剧院”上演了,该剧主要描写了抗日战争时期一群不同阶层的妇女,经过地下党组织的动员、教育、宣传和帮助,使她们认清了国难当头、匹夫有责,妇女应该同男人一样团结起来,共同抗日的道理,也投身到了抗日战争中去。秦怡、舒绣文、耿震、李纬等演员的演出,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该剧在重庆的演出,为宣传、动员社会各界人士积极支持抗日斗争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演完此剧,我还被留了下来,参加了由著名导演应云卫先生执导的古装历史剧《天国春秋》。

我继续对秦怡老师说:“时过境迁,当年演《战斗的女性》的这些演员,也许早已走得差不多了,可能只剩下我们二人了,因此我更迫切地想见到您。2001年,我到了北京后,曾打听过耿震的消息,说是他早已走了,前些年李纬老师也走了,我很失望。我默算了一下,我们已有七十六年没见过面了,那时我12岁,您19岁,您今年应该95岁,我也快88岁了。”秦怡老师看着我,轻声重复着“88了,88了”……她停顿了一下,对我说:“重庆的‘国泰剧院’将要改名了。”说起“国泰剧院”真是太熟悉啦,当年重庆的大型话剧演出大多在“国泰剧院”。因为剧院场地比较宽敞,舞台大,布景好,平时若有演出,一般白天放电影,就放电影,晚上演话剧。秦怡老师接着说:“为纪念著名导演应云卫先生,‘国泰剧院’将改名为‘应云卫剧院’。”这真是一条好消息啊!戏剧家前辈们为中国的戏剧事业呕心沥血,打开了一片新天地。后人没有忘记他们的功劳。这让我很兴奋!有机会我一定去重庆故地重游。真是太高兴了,我拉着她的手,还想对她讲讲在“中华剧艺社”发生的许多小故事……

与秦怡老师七十六年后喜相逢-作者参加的孩子剧团.jpg

作者参加的孩子剧团

此时,我突然想起刚看了演出三个多小时的秦怡老师已经很累了。之前,她前面还被其他观众拉着拍照已经站了一段时间,我不能再多说而影响她的身体了。短暂的相见总要别离,但是我真是舍不得呀!这时秦怡老师一边和我打招呼,一边准备坐上轮椅,我女儿赶忙帮助。我呆呆地望着她慢慢离去的背影,很想推着她的轮椅再送上一程啊!但又担心她太累了,而不忍心再跟着她、打扰她。

与秦怡老师七十六年后喜相逢-剧作家石凌鹤的话剧《战斗的女性》.jpg

剧作家石凌鹤的话剧《战斗的女性》

回忆起新中国成立后,看过电影《铁道游击队》、《女篮五号》和《青春之歌》的观众,至今都记忆犹新,交口称赞秦怡老师朴实而精湛的演技。其实,秦怡老师在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抗日战争时期,就是重庆话剧舞台上的活跃分子,上面提到的话剧《战斗的女性》就是秦怡老师其中的代表作之一。重庆的观众曾称赞白杨、秦怡、张瑞芳、舒绣文四位女演员为“四大名旦”,足见她们的演艺功力得到了观众的喜爱和认可。

与秦怡老师七十六年后喜相逢-话剧四大名旦 左起:秦怡、白杨、张瑞芳、舒绣文.jpg

话剧四大名旦 左起:秦怡、白杨、张瑞芳、舒绣文

在“百花迎春——中国文学艺术界2017年春节大联欢”中,秦怡老师穿着得体,一席宝蓝色上装,梳着一头卷曲的银发,端坐在嘉宾席上。感叹还是小时候见过的秦怡老师啊,仍然那么美丽、大气、端庄、秀丽。虽然她说身体有点欠佳,但还是赶来参加一年一度的盛会,还激动地唱起电影《铁道游击队》插曲《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观众们报以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顿时响彻宴会大厅!

与秦怡老师七十六年后喜相逢-笔耕不辍的秦怡在家中创作剧本《青海湖畔》.jpg

笔耕不辍的秦怡在家中创作剧本《青海湖畔》

如今,已95岁高龄的秦怡老师还坚持写作,她对影视事业的热爱执着和敬业精神,特别是她永远不被任何艰辛困苦和病痛磨难所吓倒,永远保持一颗纯朴善良的爱心,对热爱她的观众一点不摆架子,那么亲切、温柔、优雅、耐心地倾听,让我肃然起敬,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

与秦怡老师七十六年后喜相逢-2017年正月新年秦怡在上海95岁生日宴上.jpg

2017年正月新年秦怡在上海95岁生日宴上

我最想对秦怡老师说的是:“敬爱的秦怡老师,人民尊敬的艺术家,我们热爱您、敬重您!我真舍不得和您道别啊,我盼望着还能再次与您相见,我还有七十六年前的小故事想向您叙述、与您分享!期待“百花迎春——中国文学艺术界2018年春节大联欢”再次见到您!”

与秦怡老师七十六年后喜相逢-作者丁静与秦怡76年后相聚北京人民大会堂“百花迎春”.jpg

作者丁静与秦怡76年后相聚北京人民大会堂“百花迎春”


文/丁静(丁莉莉)     

2017年1月21日午夜于北京

(图片来源:孟祥宁、本文作者丁静、克勒门文化沙龙、网络)

相关热词搜索: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