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人生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沧海人生/ 正文

用爱砌墙家不倒

       在我的记忆以来,父母一直都是用爱为我们营造一个温馨和谐的港湾,我们姊妹们幸福快乐地在这个港湾中成长。
       我的母亲在13岁时,外公外婆相继去世,是随舅舅舅妈长大的。到17岁时,经我家附近姨外婆介绍,远嫁给我父亲。父亲是家中的长子, 60年代的中学生,先后在原六桶乡粮站、信用社、食品站工作过。虽说母亲从小就没父母,她却懂得许多做人处事的道理,在乡亲们眼里,母亲是个贤惠的人。
       俗话说:长兄当父,长嫂当母。我父亲 28 岁时,爷爷因病医治无效撒手归去,伤心欲绝的奶奶把所有希望寄托在父亲身上。父亲常年在外工作,母亲以长嫂的风范在生产队拼命劳动挣工分养育二叔、幺叔和年幼的两个姑妈,维持一大家人的生计,并供养他们读书,直到他们各自成家立业。直到现在,姑妈和叔叔们都非常敬重母亲,一家人和谐相处。
       在我儿时,一次邻居家夫妻打架,儿女们吓得大声呼喊。我和母亲闻声而去,大人哭、孩子哭,哭声一片,满屋狼藉。男主人把女人骑着像打贼一样往死里打,嘴里骂骂咧咧……母亲费劲地拉开谢某,苦口婆心地劝说:“你们是夫妻,怎么能这样下狠手打人?一家人,应该相互包容和理解,像这样生槌死打,家底是要被打败的……”现想起那场景,心惊肉怕,庆幸我们没有生活在那样的家庭里。我们家也有闹矛盾的时候,有时母亲也为一些家庭琐事和父亲意见不统一,也会争执几句,但是,我父亲却是个典型的好丈夫。当我母亲生气时,我父亲就不说话了,保持沉默,假设母亲说得有道理,他就遵照执行;假设是错的,待母亲“火气”消停时,父亲再慢慢解释,提出自己的主张,母亲也欣然接受。所以,我们家父母基本不吵架,更不会打架。
       1980年初,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父亲原工作的食品站撤销解体,于是父亲失去工作,回家务农。母亲怕父亲郁闷,主动提出让父亲加入村里的花灯队,让父亲开心快乐。他们白天种地,晚上在煤油下,夫妻二人唱起花灯小调,既打发光阴,又消除郁闷,一幅夫唱妇随的和谐场面。
       春节,父亲担任玩花灯的会首,几十个会员在我们家制作各种花灯,排练花灯节目近十几天,母亲任劳任怨的做饭给大家吃。我们跟着帮忙,按照父亲的旨意安排生活。有时,我们也发出怨言:伺候不起这帮匠人了。母亲对我们说道:古人说,天天待客不会穷嘛!要把大家招待好,让他们专心地排练好花灯节目,为乡亲们唱更好的花灯调、跳更好的花灯舞。再说啦,乡亲们在正月间就图这个花灯好玩,让大家都过个热闹的春节……”平凡语言下透露出母亲是多么的贤惠、多么懂事理。
       母亲经常把一家人的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房前屋后收拾得整整齐齐。父亲每次出门时,母亲把干净的衣服找来递给父亲,然后放上钱,还要叮嘱几句。父亲总会说,“不需这么多钱。”“出门在外,多带点钱方便些。”母亲说。母亲对我们也是这样,每次出门办事,要10元,总会得12至15元。晚上,无论多晚都要等到父亲回来,母亲才睡。父亲是个模范丈夫,勤俭节约,父亲兜里从来不“藏钱”,更不会乱花钱,现在也如此,每次回家,把剩余的钱如数交回母亲保管。我们深知父亲是多么爱这个家,他一生不乱花一分钱,就是为了让儿女们不冷着多买件衣服穿,不饿着多买个粑粑吃。                                 
       每次回家,母亲总要唠叨地说,要经营好自己的家庭,履行好家庭主妇的职责,多关爱对方,要孝敬公婆,忍气家不败,和寨邻好犹如捡块宝……父母的言行,潜移默化地影响和感染了我们,成为我人生的一笔宝贵财富。
       几十年如一日,父母含辛茹苦、相濡以沫、相互关爱、相敬如宾、相互理解和包容地撑起这个家,赡养老人,养育儿女。他们用言行诠释着爱情,用爱砌筑着爱的墙、家的墙,一壁永不倒掉的墙!
梅花香自苦寒来
相关热词搜索: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