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会员随笔/ 正文

难忘黄师傅的腌菜香

几场春雨过后,天气日渐炎热起来,食欲下降,没有胃口吃饭,不由得又想起黄师傅的腌菜来。

黄师傅是我曾经工作过的一所学校的校车司机。他年过五旬,长得又矮又胖,可能长期开车的缘故,小肚子特别大。虽然每天开着橙黄色的“大鼻子”风里来雨里去,但他天生乐观,整天乐呵呵的,笑容可掬。他待人热情大方,健谈风趣,每次见面,我们都相谈甚欢,天南地北无话不说,给我枯燥的校园生活增添了不少笑声。

黄师傅非常能干,在工作之余,最喜欢捣鼓美食,是咱们学校出了名的“星级大厨”。赵本山曾经戏谑:“头大脖子粗,不是大款是伙夫”,我觉得用来形容黄师傅再入木三分不过了,因为他不仅是一位“司机”,更是一位“伙夫”!他的一双巧手似乎充满着神奇的魔法,能把任何一种食材都腌制成美味的食物。包芥菜、豆角、萝卜、茄子、黄瓜……他亲手腌制的各种菜品,都是消腻健胃的上品,总是令人食指大动,难以忘怀。讲究养生的朋友曾一再劝我少吃为佳,说没有营养。其实他们哪里知道,正是那些腌制食品,曾在那些吃学校食堂“大锅饭”的峥嵘岁月里,滋养了我挑剔的胃口。对于我来说,那已不是纯粹的一两道开胃菜,更多的是一种怀念的味道。

黄师傅简陋的宿舍里,床头床尾、屋前屋后到处摆满了土黄色的陶罐坛子。他腌制的食物主要分为湿腌和干腌两种。湿腌又叫泡制。取新鲜包芥菜、大蒜、豆角、黄瓜等菜洗净,就着和煦的太阳,晒干了表面水分,用适量的盐反复搓蔫,整整齐齐码到有荷叶边的泡菜坛里浸泡发酵;再烧一锅开水放凉,用盖子反扣坛口,最后往荷叶边里注满水,以阻隔空气。十天半月后泡菜便可“出坛”了,揭开盖子,老远便能闻着一股酸香味来。坛子最上面漂着一层白幔,熟透的酸菜开始浮上水面,大蒜晶莹剔透,豆角、黄瓜则呈现好看的褐色……有一种岁月静好的安宁和美丽。

黄师傅每天都会夹出一两碗小菜来放在餐桌上,是我们下饭最好的东西!豆角、黄瓜鲜脆可口;大蒜开胃,吃上一瓣,满嘴生香……酸菜则是最受欢迎的,用肉片爆炒可以保留其鲜度和嫩度,加入酸菜,不但使肉解了腻,而且酸菜也增加了香味,吃起来又酸又爽又脆。在我们的惊叹声中,一大盘香气四溢、热气腾腾的酸菜炒肉片出锅了!在我们毫不客气地风卷残云一扫而空后,在我们搓着肚皮满足地直叫唤时……他露出了得意而灿烂的笑容。

黄师傅还会做干腌。寒假期间,他专门跑到乡下收购一些新鲜的梅菜,洗净切碎晒干,然后腌上盐,再放进陶缸里,盖好后在盖沿边盛满水。一般放上三个月便可以拿出来炒着吃,若是佐以肉末,做成梅菜肉饼,便是人间绝美的味道!

黄师傅曾开班授徒,热情地教我做腌菜,可我始终无心向学。他对我这等劣徒无可奈何,只好深深叹了一口气,无比忧虑:“以后假如没有我生活在你身边,你怎么办呢?”我巴眨着眼睛,涎着脸笑道:“到时你就开着大鼻子送去给我,可威风啦!”

黄师傅果然神机妙算,有超强的预知能力。不久,我就离开了那所学校。由于新工作较忙碌,与黄师傅的联系越来越少,他的腌菜也与我渐行渐远,只能在午夜梦回之时,舔一舔嘴唇,觉得咸咸的味道仍在罢了。本以为从此再也没有口福吃上“黄师傅牌”腌菜了,谁知前几天一大早,黄师傅果然开着“大鼻子”风尘仆仆地来到我单位,给我送来了新鲜“出坛”的梅菜干。只见他红光满脸,一边用毛巾抹着脸上的汗水,一边乐呵呵地说:“你单位这么偏僻,让我好找!”来不及喘口气,他就不厌其烦地教我如何做梅菜扣肉、梅菜烧肉排等。我感动不已,想起网络一段经典语录:“想送你回家的人,东南西北都顺路。愿陪你吃饭的人,酸甜苦辣都爱吃。想见你的人,24小时都有空。想帮助你的人,想尽一切办法帮你……”只要有心,距离真不是问题!

常言道:“人走茶凉”,但我要说:“人虽走茶不凉,人间自有真情在”,提着那袋充满情谊、沉甸甸的梅菜干,我望着那辆橙黄色“大鼻子”渐渐消失在车水马龙中,成了我记忆中一道美丽的风景。

——没错,生活中的美好事物往往是需要时间来完成的,就像那些腌菜,时间里蕴藏着美味;那些忘年交的友情,时间里蕴藏着真挚……那些美好的旧时光,仿佛也被岁月腌制起来,永远新鲜如昨,历久弥香。


(蓬江区计生协 容洁彩)

快乐生活,开心工作!
相关热词搜索: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