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会员随笔/ 正文

父爱如山

有句话说:父爱如山,我想是因为父爱是深沉凝重的,是放在心中用一生慢慢咂摸品味的,不是随便言谈的。

我的父亲是一位建筑工人。记忆中父亲的肩膀永远是宽厚的,父亲那积满厚茧的双手永远是温暖的、无所不能的。在我眼中,父亲是没有节假日的,一年四季他总是忙着不同的事情,即使病倒在床上也挣扎着爬起床去干活。三百六十五天,就像陀螺一样高速运转。他想到的永远是他的家、他的孩子;他从来没有抱怨,从不跟我们说他的艰难和困苦,更多的时候,是心满意足。而对于我们要钱,从来是要多少,给多少,没有打过折扣。正是这样的一双积满厚茧的手,呵护着我们一家老小柔弱的心灵,温暖着我们一家老小的生活。

为生活而奔波劳累的父亲在我们小孩的眼里是严厉的,是敬畏的。他从不跟我多说话,在生活与学习上对我的要求却很严格,对我的成绩非常关注。好在年少的自己很懂事,也很努力地学习,我的勤奋在学校是出了名的。只有每次高举着一份100分的考卷回家给父亲签名时,他板着的面孔才会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

在父亲面前,我总是很小心翼翼的,很多时候,就犹如老鼠见到了猫般害怕。我害怕见到父亲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儿时的我十分好动,我喜欢爬树,喜欢打球,喜欢四处疯玩。父亲一见到我在玩,总是把脸一沉,眼睛一瞪,每每此时,我的心总是下意识的颤动,然后低着头乖乖地跟父亲回家去了。

记忆中父亲从来没有去过学校接我,纵是大雨滂沱,我也一个人往家走。上小学时有一年刮台风,教室外面的一棵百年老榕树被连根拔起,线路也被刮断,教室里一团漆黑,有的女同学甚至呜呜地哭出声来。许多家长涌进来,叫着自己孩子的名字。我独自蜷缩在一个角落里,冷得瑟瑟发抖,看着周围的同学穿上家长带来的衣服,被一个个领走,我多么希望听到人群里有人叫着我的名字,但是没有!一直等到天都黑了下来,空旷的教室只剩下我一个人时,我终于绝望了。趁着雨势稍少了一点,便冒雨冲了回家。当时父亲也是刚刚放下手中的活回到家,一见我浑身湿透的狼狈样,就又冲我发火了:“雨下得这么大,你就不可以等雨停下来才回家的吗?”我没有回答父亲的话,只是狠狠地瞪了父亲一眼,默默地回房去换衣服,我眼中已不再有泪了,有的只是对他的恨,是日积月累的不满,甚至一度怀疑我是不是他亲生的!

15岁我就离开父母到县城求学了。这是我第一次独自离家那么远,父亲照例没有为我送行,对此我已习以为常。旁边几对父母流着眼泪来送他们的子女的场面,也没对我的情绪产生丝毫影响,相反,我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26岁,我在另一个城市结婚了。婚后不到半年就怀孕了,但是由于过分奔波劳碌,还没到四个月就流产了,妈妈当时要照顾坐月子的嫂子和刚出生的侄子,无法分身前来照顾我,于是父亲风尘仆仆地赶来了。扛着一大包家乡的特产,颠簸了几个小时的汽车。当他出现在我面前时,疲惫不堪的脸上,爬满了沧桑,满眼却尽是对我的担忧和疼惜,他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就开始手忙脚乱的给我煲汤煮饭。望着父亲忙碌的背影,花白的头发,蹒跚的脚步,脑海里涌现的全是父亲以前为我们奔忙的往事,和着自己现在的不幸与无助,孩子一般,压抑多年的眼泪终于无法抑制地流了下来。

是我对父亲存有偏见吗?在后来的一次和父亲谈话中,我问父亲在我小时候是不是特讨厌我,问得父亲都有些发愣了,说:“哪有呢?几个孩子中你最听话了,与我同一天生日,又长得特像我,我最疼你了。”我说起那些往事,父亲“嘿嘿”地笑了,说他年轻时赚钱养家都忙不过来,哪还能顾上这些?父亲那一脸的愧疚令我感动不已。说不让坐哥哥骑的自行车是怕我摔下来怎么办?那天看见我在篮球场上把脸晒得通红,怕我继续打球上火了怎么办?

哦,如梦初醒一般,我终于明白了不是父亲不喜欢我,是我错怪他了,天底下哪有父亲不疼儿女的?父亲是不会表达而已,这不正应了那句“父爱如山,沉默是金”?我是何等的幸运,原来父亲一直疼爱着我,我一直在父亲这座大山的庇护下幸福成长!

我知道山一般深厚的父爱是一辈子都报答不完的。就让我深深地祝福父亲身体健康,祝愿他能过有一个幸福美满的晚年!


(江门市蓬江区计生协 容洁彩)

快乐生活,开心工作!
相关热词搜索: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