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会员随笔/ 正文

黑土情歌

总想撒开臂膀,迎着秋风,吮吸着湿潮,入你胸怀; 

总想花开四季,伴着明媚,通透着灵魂,随你放歌; 

总想一路祈愿,摇着经筒,步掠着情缘,与你安暖; 

总想打开空灵,无念无佛,缠绕着前世,今生相伴……

当小春绽媚、花艳夏季、叶染秋红的时候,我总是难以抑制地走进我梦乡中的黑土地,它依然对着我唱着春天的情歌,以夏的欲望来遮掩秋的探访,用迷彩、富饶迎接着小然的我。而我,一直在黑土情歌里摇曳着摇曳着……谁念黑土独自赏,只一眼,它已入脑入心,妥帖在心央。我随黑土看四季,感受着春暖花开,绿夏芬芳、秋风飘然的季节转换,暗香涌动的,是我那记忆深处所有的繁华与寂寥,一转身,它已零落了山河,染指了我的童年。原来,黑土情歌一直与我对唱,我在梦乡中喃喃私语,它在情歌里已然思念。

家乡的黑土地是北大荒曾未开垦的黑土地,是童年里绽放幸福快乐的黑土地。那里有油油的黑土、绿窝窝的塔头墩子、招摇的乌拉草、原生态的芦苇荡以及色彩斑斓的野花儿和水草一天的大草甸。它是我童年的歌谣,也是我童年的摇篮,更是我童年温暖的小伙伴儿。我在它身上,感受到了大自然的和谐与静美,享受到了生命的绚丽与沉淀。

那片黑土地,静静地躺卧在我家房后几百米的地方,其实是我家及那一片村庄占据了黑土的一个角落。黄昏时分,布谷鸟鸣脆着黑土生灵,响彻着大地天空。我躺在家中的小床上,就能听到“布谷布谷”的叫声,与此同声的还有青蛙的“哇哇”、小麻雀的“喳喳”,一场动鸟放情歌唱的宴会就此拉开序幕。 最美的还不是这场歌唱之宴,而是我们伴着黄昏,去草甸子采摘野花和捡拾鸟蛋。

大自然总会把最迷媚的色彩与丰富赏送给你。

那一大片黑土地,应该说是大草甸亦或是现在所描述的大湿地,有太多的生灵与我们为伴。晚风吹吻着我们的脸庞,夕阳伴着五彩光芒晕染着我们,我们手挎小篮,唱着心中最美的歌谣,连跑带颠的奔向大草甸。

这时,全世界的花儿,都好像在为我们开放。放眼望去,满草甸的摇摆的野花儿,都能让我们感受到繁盛的奢华。那一堆堆的小草包儿,就是我们练马扎的根基。我们在塔头墩上小心的跳跃着,防备着掉进草坑里,那里有不知名的虫儿、我们想象中的大蛇儿以及不知深浅的水窝儿。大多时,小伙伴们都会鞋儿裤角全湿,回家免不了挨说,但篮儿却装满了我们喜爱的各种不知名的野花和鸟蛋儿。

记忆最深的就是野百合、钢笔花和金针花。红的野百合、蓝的钢笔花和黄的金针花摆放在我喜爱的花瓶中,将我的小屋装点的色彩艳丽、芬芳满屋,不由让人想起那句:水静心自远,花香爱自开。这一簇簇娇艳妩媚的野花儿,竟然唤醒我心中对万物的爱,这份爱通透着我的每根神经,让我心随意境吟咏着韵情诗句,终拾一屋阑珊,美幻我童年的梦。

还有那些不知名的小鸟蛋儿,现在想想,真是作害了生灵。那时的草甸里,往深里走走,就会偶遇各种鸟蛋。当然,最熟悉的莫过于野鸭蛋。最多的一次,我记得捡拾了10多枚,让母亲炒了炒,腥鲜的味道至今犹在唇边,难以忘怀。

那片黑土地,养育了北大荒人,更是养育了我。经过这几十年的开发,黑土地已经不见当年的模样,已听不到满天空的鸣脆鸟声,更找不到满目的野花和鸟蛋了。如今,大草甸已变成了万亩粮田,稻谷飘香,豆夹摇铃,四处的丰盛景象。北大荒变成北大仓,成为名誉四海的产粮之地,每年吸引着八方来客。

此时,我端坐在记忆的门槛,看一片落叶、一枝残花、一场秋雨,总会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我梦中的黑土地,不自觉地感受着我和黑土那个姹紫的相逢,却留下一个风轻云淡的过往。这丰盈的过去,疑昨日,却难逢,途经的是过程,安享的是懂得。

一场盛宴,终因当初的浅淡变成当前的繁盛。如今,当我再次看到黑土地上的灯火辉煌、车水马龙以及排成战队般的大型农机具,看到生活在花香树海城中城的人们,想想曾经的黑土地、大草甸、小野花、乌拉草,我终明了:繁华盛世中,时光多美好,没有谁为谁永远,每一处风景,都在为自己等待。

我与人生相逢,最终是慈悲、幸福和圆满。


黑龙江农垦红兴隆管理局 赵丽

相关热词搜索: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