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会员随笔/ 正文

野菜记忆

很长一段时间,家里吃的野菜都是从菜市场买回来的,有的估计是人家用肥料家养的“野菜”,一直难以找到童年时候跟奶奶上山采回来的那股淳朴的野菜味。于是,趁着周末回老家看望父母的机会,我带着妻子和孩子走进春天,到云贵两省交界处的石山上去寻找野菜,同时寻找儿时跟着奶奶一起采野菜的记忆。

记得在那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里,家里的餐桌上总是少不了诸如蕨苔、姨妈菜、五加皮、折耳根、芹菜等“野味儿”的,有时甚至全是野菜,几乎到了让人吃腻的程度。而现在,野菜却变成了人们餐桌上的稀罕物,想要吃上一顿正宗的野菜还真不容易。也是基于这个原因,一些人看准了商机,开始人工培育“野菜”。家养的“野菜”失去了原本的味道,没有了“野味儿”。

那些年,因为深受“三从四德”、“三纲五常”等封建伦理思想毒害的奶奶,裹了小脚成了“三寸金莲”。由于行走不便不能参加生产队的劳动,断了挣工分的路,奶奶只得另想办法,比如收割季节到田间地块去捡拾散落在地里的玉米粒、稻穗等,到山上去找野菜贴补家里的口粮。

还没上小学的时候,我便经常跟着奶奶一起上山找野菜,背着一个小背篓跟着腿脚不便的奶奶漫山遍野地寻找“野味儿”。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我认识了诸如蕨苔、姨妈菜、五加皮、折耳根、芹菜等野菜。懂得一点点中药药理的奶奶一边找野菜,一边告诉我这些野菜对身体的功效和好处。当时年纪太小,奶奶说的好多话我都没有记下来,印象最深刻的却是每次找野菜回来,手上腿上都会有一些深深浅浅的小伤口。

记得有一次,我跟奶奶到离家很远的一个陡坡上采野菜,天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粗心的我出门时忘了带雨披。奶奶立即把她的雨披拿出来给我遮雨,还把我的小背篓也接了过去,自己独自在大雨中靠着一双“三寸金莲”蹒跚着往家赶。我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虽然没有被雨淋到,但我的脸上却早已是泪雨涟涟。回到家里,奶奶浑身上下都被雨淋透了,还生了一场病。每次我到奶奶床前,奶奶都一个劲儿地告诉我她没事,很快会好起来的,丝毫没有责怪我的意思。奶奶越是这样我越发感到不安,后来每次跟奶奶上山我都会记得带上雨披。

当我还沉浸在记忆中时,妻子已将车开到了我们预定的目的地。停好车后,大家兵分两路,女儿和侄子听我说起小时候找野菜的故事后,相信我更懂得如何寻找野菜便选择跟着我,我带他们去了菜籽地。妻子独自一人去了半坡上。

一路找寻,我们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路边只剩一根根被人掐了蕨苔的蕨桩。跑了半天我们收获甚微,累得满头大汗的女儿和侄子有些泄气了,甚至开始对怀疑我是不是真的认识野菜,只是没有说出来而已。他们一边抹着脸上的汗水,一边跑去车里喝水。一直惦记着寻找真正的“野味儿”的我却不打算放弃,便离开大路来到鲜有人去的菜籽地里面的田埂上。果然不出我所料,田埂上粗壮的蕨苔还没有被人采摘过,不一会儿,我随身携带的袋子里已经塞满了鲜嫩的蕨苔。这时传来女儿的呼唤声:“爸爸,好像要下雨了,我们快回家吧!”我才提着袋子朝车走去。

回到停车的地方,同样满头大汗的妻子骄傲地向我展示她的成果。她手中的袋子里装着不少鲜嫩的姨妈菜,一看就收获颇丰。接过妻子递过来的矿泉水,看着妻子关切的目光,我才感觉到口渴和疲惫,可知那股淳朴的“野味儿”以及儿时的回忆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晚饭时候,蕨苔、姨妈菜成了餐桌上的稀罕菜,女儿吃得津津有味,“爸爸,要是今天你跟我们一起放弃的话,现在我们就吃不到这么美味的蕨苔了!所以,遇到困难我们一定要坚持才对!”她一边吃一边说。我享用着蕨苔、姨妈菜那股久违了的、淳朴的“野味儿”,像是回到了童年,心中更是不由想起早已变成屋后山上一抔黄土的奶奶……

相关热词搜索: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