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随笔

当前位置/ 首页/ 精神家园/会员随笔/ 正文

父亲的春分

       我一直觉得,父亲对节气有着最敏感的触觉,他甚至比那些草木鸟兽更懂得聆听节气的召唤。早早地,父亲就开始念叨:“到了春分,咱的那块麦地要浇水喽!”
       妹妹瞪大好奇的眼睛问:“春分是什么?过节吗?为什么要等春分浇水?”父亲呵呵地笑着,“春分是个节气,等你上了学就知道了,春雨惊春清谷天,里面都是节气的名称。春分把春天分成了两半。人们都说‘春分麦起身,肥水要紧跟’,到了春分,就该给麦子浇水了……”
       春分,把春天分成两半。父亲的话,我印象特别深刻。是啊,我们西北的春天,总是有一个漫长的前奏。刚刚立春的时候,春风暖暖的笑脸就来了个惊鸿一瞥。可就在人们以为从此要柳绿花红的时候,春,又不经意间转身,留下一个料峭的背影,迟迟不肯一展笑颜。
       直到春分,春的序曲才算徐徐奏响。父亲常常置身于麦田中,遥遥地望着那整齐的梯田,一片沃野,绿油油的麦田是底色。返青的麦苗绿得惹眼,那种鲜嫩嫩的绿色,是经过一个冬天的休养生息孕育出来的,向人们昭示着无限生机。几乎就在一夜之间,天地换了颜色。杨柳依依,桃花盛开,草长莺飞,春天的色彩开始缤纷。
       父亲经常说:“春雨贵如油,老天爷给的那点雨水,麦子们喝不饱,还得浇!”他拿着铁锹在麦田里穿行着,游刃有余。看着水缓缓地流向麦苗,他欣慰地哼起了小调,那时候的父亲,像极了诗人,用他特有的语调,吟哦着一首关于麦田的诗。
       一年中,父亲追随着24个节气,把农事和生活打点得井井有条。其实他也在用他的言行告诉我们姐妹:再简朴的生活,也可以过得诗意和温情。

相关热词搜索:

微信订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通讯录”,点击右上角的 “添加” 搜号码 lifechina1981 或查找公众号 人生网 即可。